您的位置 首页 言情小说

寒蝉鸣泣之时煌 生命系统 黑崎一勇

纽约,华尔街,咖啡店。

“我们分手吧。

程琳扭过头,眼睛飘向窗外,行人匆匆,每个人都带着不同的面具,看不出真实的悲喜。

精致的咖啡杯贴上略带苍白的唇,程琳抿了一口,苦涩弥漫了味蕾。她放下杯子,咖啡这种东西,加了再多的糖,品起来也终究是苦的。

乔一鸣坐在程琳的对面,从坐在这里开始,她从来都没有给过自己一个正视的眼神。

乔一鸣皱眉:“不要闹了。

他好不容易才又重新找到这个女人,还没来得及好好弥补她。

“闹?”程琳的手下意识摸上自己的小腹,脸上带了点不明显的自嘲,这才看向乔一鸣的眼睛,道:“你觉得我是在和你闹么?

程琳用了两年的时间陪在乔一鸣的身边,她为了这个男人放弃了自己的事业,甚至放弃了自己的尊严,守在这个男人的身边。

可是乔一鸣还是会在梦里叫出阮小溪的名字,还是会在阮小溪有了危险,第一个奋不顾身的冲到最前面,他总是会对自己说:“程琳,我会对你负责。

负责?

负责是什么?其实就是同情吧。

她一个人陷入了一场同情的盛宴,傻得看不清前路,以为那是爱情。

程琳说:“乔一鸣,我问你,你爱我么?

“……”没有人回答。

程琳看着眼前那张依旧英俊的脸,原本死寂的心,还是忍不住又疼了。她眨了眨干涩的眼睛:“所以说,你不爱我,我也不再爱你,我们为什么还硬要绑在一起呢?

黑崎一勇

乔一鸣说:“是我对不起你,我想对你和那个孩子负责。

程琳灌了一大口咖啡,从心底都犯出点腥苦,但是脸上还是云淡风轻的笑:“不用了,我和他都不要你负责了,我们分手吧。

“我和你在一起的这段时间,你也是口口声声说着对我负责的话,可是你是怎么做的呢?

“所以说,我不需要你这种同情一样的施舍,我现在想要自由。

乔一鸣脸色逐渐沉下来,但终究也没有说话。

程琳原本以为乔一鸣至少会多说几句,看来是她自己想多了。说不定乔一鸣早就想厌烦的想把她推到一边。

就在两个人都沉默尴尬的时候,乔一鸣的手机响了,程琳眼神落在他的手机上,明明灭灭的屏幕上,上面的号码十分陌生。

乔一鸣的记性在某些方面好的十分不正常,尤其在这种数字上,他只要看上一眼,就能深深印刻在头脑中。

这个男人除了在面对阮小溪的事情的时候,会头脑发热十分的不理智,但是更多的时候,还是个十分自持。

但越是这样,程琳就越觉得自己不可能在乔一鸣的心里留下一点属于自的痕迹。

乔一鸣看了一眼程琳,还是接通了这个号码,手机话筒的声音大的出奇,程琳的眼睛落在男人的手上,不自觉的皱了眉。

1 2 3 4 5 >